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离了微信,你会更好还是更坏?腾讯做了一场断舍离的“

2017-10-13 17:12

    ②“泛社交”减负

    从“离开”,反观“存在”,是腾讯研究院2017.7.1实验发布会的宣传词之一。

 

 

    人话版:不用每天应付各路明明不熟的磨人小妖精啦!反正和爹妈也是打视频,只是不能和男票互飙表情包了。明天和快毕业的前辈学姐打电话约了饭,但上周去广州出差,如果注意到朋友圈里发小也在广州,就不用凄风苦雨的一个人找旅馆了。

    ③摆脱社交麻醉,重归真实的努力

    那一天,人类终于回想起了,曾一度没有网络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 鹅厂学术版:印象管理与社会比较的强制下线降低了受试者的消极情绪,摆脱社交麻醉,重拾社交主动权,暂离中国式社交的“人情赞”与“面子赞”。但无法参与公共讨论,缺失集体空间的温暖,同时缺少轻社交润滑与泄压阀,容易积累负面情绪。

    ④重获“主动权”

    “未来的社交网络的生态是什么样的?可能微信一家独大的状态不会是一个很久不变的定律,微信的氛围,也在发生一种潜移默化的变化,变得似乎很可靠,但是好像又没有之前那么酷,同时微信作为一款国民类产品,好像它又不能那么酷。随着功能沉降,有部分的需求不再被满足了,将来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,能够满足不同的功能,承担不同需求的产品出现。”

    社交斋戒与情绪

    这也是“社交斋戒”实验的意义所在。

    基于上述结论,腾讯研究院提出了“两个大胆猜想”:

    腾讯研究院的研究问题是:

 

    打不了车上班迟到,和女朋友看电影现场买不到票,出去浪没法手机导航,结账没带现金尴尬地“被请客”……

 

 

    人话版:告别票圈那些炫富党出国党健身党恩爱党啦!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定期删票圈啦!少了很多点赞之交,也不用在老板朋友圈底下拍马屁啦!但雾霾天也不能和大家一起刷屏,工作上刚认识的男神不能聊微信,考试周刷夜复习也没人在评论里鼓励我了>_<

    客观的说,研究依然存在许多局限性。譬如样本容量小,受实验法所限普遍性不够,以及样本存在女性多于男性、学生群体过多、收入水平和教育程度偏向精英、微信深度用户比例大、实验时长过短等问题。

    ⑦没有“轻社交”来润滑“硬需求”

    斋戒对强弱关系的影响

    ⑩弱关系大量削减

 

    ⑧“情感刚需”无处寄托

    社交网络与工作学习

 

 

    1999年,梦想家中文网以及十家中国大陆新闻媒体举办了一场“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”。受试者北上广12人,分配在12个高级酒店套房里。酒店仅有淋浴、光板床和一卷厕纸。没有饮水,没有食物,没有手机电视,吃喝拉撒全靠一台Windows95台式机。受试者72小时不能离开房间,只能通过网购物资过生活。

    鹅厂学术版:社交网络斋戒后被试的工作/学习投入显著提升;

    “数字化生存”的水和电

    见证了朋友圈从开放到“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”到“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”;

    鹅厂学术版:斋戒后弱关系大量削减,强关系影响不大,亲密关系略受影响。重拾部分线下社交,也会错失可能的线下社交。

    从结果上来说,腾讯研究院也比较严谨地给出了结论。

 

    或许,不存在完美的社交产品。所以,当社交软件连接了大部分人之后,要紧的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非判断,而是了解它究竟怎样了改变我们的社会与个体。这个过程有好有坏,但更多的,只是无关好坏的浪潮与适应。

    微信6年,我们见证了它从张小龙带领的一个小团队到7亿网民的装机必备;

    ⑤反思“中国式社交”

    2016年,上海国际信息消费节又上演了一场“72小时无网络生存测试”。

 

    社交斋戒与社会关系

    ①社交“卸妆”

    与一个全民式的社交软件打交道,代表你不仅要适应它的新潮,也要适应它的粗鄙。不仅要适应它的真实,也要适应它的虚伪。

    ?错失可能的线下社交

    16年年底开始的这个项目,正式实验为期15天,参与者85人,22位参与质化研究,其余则随机分为实验组32人,控制组31人。质化研究组和实验组均实施社交斋戒,控制组照常,且都有前后测。

    见证了它从一个精简酷炫的新潮软件到庞大冗杂的超级App;

    ?提升了工作投入度

 

    这场“数字化生存”的结果,是受试者们都经历了被网络支配的恐惧。

    但是,不要忘了用户体量的变化。6年前或许只有你和你的同学有微信号,但现在,你的父母叔伯,你的领导同事,乃至街边的建筑工人,乡镇的中年妇女,早市卖菜的小贩,恐怕相当一部分都会说:

 

    来自《中国青年报》

 

 

    3.社交网络对工作/学习投入的影响。

    ⑥游离于网络共同体之外

 

    一场揭短自家产品的社会实验

    1.社交网络对幸福感的影响;

    如果说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“水和电”一样的标配,那么微信微博等社交软件,无疑也是移动互联网的“水和电”。

    斋戒对线上线下变化的影响

    人话版:终于不再拿学习当借口去图书馆玩手机了。

 

    斋戒对工作/学习投入的影响

    这三个问题,直面我们平时所抨击的社交网络“三原罪”,即:刷手机时信息冗余的焦虑感、低头族面对面交往的疏离感、工作学习被打扰的分心感。

    见证了公众号从“再小的个体,也有自己的品牌”到“震惊!男默女泪!一夜之间都在转!”

    ?强关系影响不大,亲密关系略受影响

    斋戒对情绪的正面影响

    “三个发现”与“两个猜想”

    从“离开”反观“存在”

    斋戒对情绪的负面影响

    2.社交网络对疏离感的影响;

    ⑨失联的恐惧

    ?重拾部分线下社交

    有趣的是,当年媒体对于网购的指责,完全不输现在针对《王者荣耀》的声讨。

    “现在当下处于社交网络上,人们较为普遍的焦虑感,或者被绑架感,到底会不会持续很久,S-Tech给出的答案是不会,它一定是会变化的,随着产品的进步和用户的成熟,一定会有一种广泛的社会共识和规范达成,人和技术是可以同时演进的,这样的焦虑终有一天会化解。”

 

    而所谓“社交斋戒”,考虑到实际情况,限定在受试者每日使用微信不得超过半小时。受试的小白鼠,每晚需要8点把当天的软件用时截图发给主试爸爸们。

 

    打开微信,对于如今的我们来说已经像拧开水龙头一样自然。那么,15天的“斋戒”,就成为了一种断水断电的返古生活方式。

    通过断舍离,我们或许才能看到,社交软件到底意味着什么。它可能是你年轻气盛时的初恋女友,分手了才知道珍惜;可能是束缚你的人际枷锁,离开有种逃出生天的自由;也可能是你多嘴的老妈,远离了她的唠叨,有几分轻松,但也有几分无所适从。

 

    连接之后